齐齐哈尔纪检监察网  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 搜索

位置:首 页 > 廉政文化 > 卫士文苑

我的父亲和我的儿子

来源:齐齐哈尔纪检监察网
发布时间:2019-11-21
  • 打印
  • 分享

□  赵广玉


今年,儿子洋洋如愿考取了中国农业大学,从成绩发布到网上确认录取,再到收到录取通知书,举家欢庆的热潮一个接一个。在查到高考成绩的一刻,从未和比我高后的儿子有过“亲密”举动的我,和儿子紧紧的拥抱在一起……但片刻之后,心头一紧,笑容凝结在脸上:要是父亲还在的话,会高兴成啥样呢?

默默地站在窗前,父亲与儿子之间让我泪雨滂沱的几个生活画面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……

2012年秋,与癌魔抗争了两年的父亲身心俱疲,异常虚弱。更让我手足无措的是,癌症恶液质折磨得父亲没有一点食欲,吃不下东西。

一个周末,读小学六年级的儿子来看爷爷。一进病房,姑姑就给他拿水果,懂事的儿子削了一个苹果,削成小块,先喂给爷爷吃。已好长时间不吃水果的父亲居然带着微笑吃了两块,这让我眼前一亮。中午吃饭时,我让儿子喂爷爷吃饭,小家伙做得非常细致,把面条用勺切成小段,把菜夹进碗里,每一勺中有面、有菜、有汤,父亲足足吃了小半碗,而且吃得满是香甜,满是幸福……我一直微笑着注视着爷孙俩,可是一转头,竟泪如雨下,说不清是感动、还是心酸……

又一个周末,儿子早早地来到病房,除了看望爷爷,有了上次的成功,他还自告奋勇要喂爷爷吃饭。可是这次父亲只吃了一口,就摇头、摆手说不吃了。放下碗,儿子默默地坐下,没有一句劝说,泪珠一颗、一颗地砸落到茶几上……看见儿子哭了,父亲赶紧说:“洋洋别哭,爷爷吃。”说着自己端起碗,用力的把饭塞进嘴里……我转身冲出病房,任泪水肆意横流……儿子回家后,父亲对我说,别让洋洋来喂我吃饭了,我真的吃不下,看他难过,我比病痛更难受。

父亲那天走的很突然,妻子把儿子从学校接到病房时,父亲已在我的臂弯里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儿子走近病床,安静地看着爷爷,妻子去拉他,他执拗地站在那里,端详了爷爷好一会儿,才转身伏在妈妈的身上哭了起来……

半年后,我们渐渐从失去亲人的阴影中走了出来,生活又恢复了平静。一个周末的上午,妻子突然悄声对我说:“你看儿子怎么了?”我悄悄走近儿子的房间,看见他半趴在书桌上,手不时地揉着眼睛。我刚想进去问个究竟,妻子拦住了我。一会儿,儿子红着眼睛走出来,去了卫生间。我和妻子走进儿子的房间一看,书桌上放着一张全家福照片……“儿子想爷爷了!”妻子默默地说。我鼻子一酸,眼泪瞬间流下来,但这次不是难过,因为在眼泪流过我的嘴角时,我分明嗅到了浓郁的亲情的味道……

收回思绪,擦掉泪花,转身对儿子说:“周末我们去墓园看爷爷!”


(作者系市委巡察办副主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