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齐哈尔市纪委监委网站  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 搜索

位置:首 页 > 廉政文化 > 卫士文苑

我的水事泳路

来源:齐齐哈尔纪检监察网
发布时间:2021-05-24
  • 打印
  • 分享

□  陈建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水是生命之源。从古至今,无论是有江有河方便农业灌溉,还是水草丰美有利畜牧养殖,人们都愿意择水而业、伴水而居。水,滋续着人类社会生生不息,因而也就有了“母亲河”之说。

亲水也是人的天性。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,无论是净身还是练体,无论是休闲还是养生,有水的地方就会有人。我也概莫能外,也有难忘的水事泳路,叙之以作记忆。

少小童年的南泡子

我是梅里斯人,小城不大,城乡一体,以齐甘公路为界,道西为城、道东为乡,因此道西道东也就成了城乡的代名词。我5岁时,家里从外地迁此,落户于城东梅里斯村,自此开始了在这个地方25年的生活和工作之旅。

村南1公里处有一水泡子,方圆几百亩,以地理位置命名,俗称南泡子。对其由来,鲜有考证,我也不得而知,权当天地造化之物。那时的南泡子,还远不如整修前的劳动湖,即使离村子不远,但属未开发之地,极其自然荒野,周围淤泥遍布,蒿草半人高,好在水不深。儿时因为小,我的活动范围不大,对于南泡子虽闻名而不得往之。及至上小学,因农村娃儿多属“散养”,加之父母可以脱得了手,而且又没有现在孩子繁多的课业压力、这班那班,于是一到夏初天暖后,在放假没事时,便开始经常邀上三五同学或邻家玩伴,在太阳高照的午后奔赴南泡子戏水玩耍。虽然没有阳光、蓝天、沙滩等等那么十全十美,但在自然之地,享受原始风情,也是其乐无穷。那时最常玩的游戏,就是大家在水边站成一排,拿个砖头儿往水里一扔,入水即起跑,溅起一片泥水花,到地儿一个猛子扎下去,看谁先摸到,而胜利者的奖赏,则是群起水攻,嬉闹叫喊,透着清凉,十分惬意。但遗憾的是,尽管时不常在水里泡着,但一直没有学会游泳,至多属于“狗刨”的水平,或昂头于水面,或埋头于水下,一顿手刨脚蹬,也整不了多远。

若干年过去,如今的南泡子通过开发已大变了样,而且亦有了官称——梅里斯湖。时令季节、漫步其中,1500亩的水面掩映在青石围岸、亭台楼阁、绿树花海之间,泛舟湖上、清风徐徐,感受着烟火之外、没有喧嚣的沉静……成为了小城人们饭后常去之地,周边人群休闲游玩之所。其之美,与劳动湖风景区仅差一个“A”。

青年岁月的嫩江边

梅里斯与齐市中心城区隔嫩江相望,岸边散布着归属梅里斯乡的化木、西哈雅、齐齐哈、五家子等村屯。上初中后,同学来自乡里各村,包括上述村屯的也有。其中最为交好的是来自于齐齐哈村的尹姓同学。何为齐齐哈村?清朝初年,时称齐齐哈尔屯,与卜奎村分处嫩江两岸,是“风刮卜奎”传说的主角儿之一。

由于乡中学离家比较远,而哥哥初中毕业后没有继续学业,我便接过了他的二手自行车。因有了专属座驾,活动范围也随之变大,加之尹姓同学经常邀请,我的水世界也由梅里斯的南泡子转场到了齐齐哈的嫩江边。顺江放眼望去,江西是几近相连的各个村屯,江东则是一望无际的青青草原,蜿蜒流淌的嫩江,有风波浪大,无风水面平,动静之间展现出了自然韵律之美。天地大了,江水宽了,我的水事曲目也变得丰富多彩了起来。兜鱼捞虾,或用罐头瓶子拴根长绳,瓶口内围上锯齿式油毡纸,再抹上些湿湿粘粘的荤油拌苞米面,扔到江里静待起获入内的鱼虾;或用一片废旧的窗纱,两边绑上木棍,进入及腰水中,轻步、推走、慢抬,总能网起些许活蹦乱跳的小鱼小虾。我们偶尔也会沿江走到邻近的西哈雅泵站,稻田提水灌溉时总会带上来一些小鱼,鲤鱼、鲫鱼大多背鳍露出水面在沟渠中公然游走,泥鳅则偷偷躲藏在沟渠两边水下的泥坑里,掐几根长长的狗尾巴草衔在嘴里,跳入沟渠中上下其手,逮到一条穿上一条。每当收获满满后,回家让婶婶用酱一炖,唇齿间尽享鲜香之美。当然,孩子大了不会任其疯玩,总归要干些家事,我们的任务就是过江放羊。踏上铁船,我立于船头,同学船中摇橹,江风习习,水波粼粼,船儿破浪前行,颇有直杀赤壁、意气风发之感。与苏武牧羊不同,农闲时也会马放江南,骑马牧羊更为有趣,虽无金鞍玉蹬,只有麻袋破袄,但在纵情奔跑、颠簸起伏中无比“痛并快乐着”。

我和尹姓同学的缘分匪浅,初高中始终一班。其自小在江边长大,水性极好,踩水、漂洋、蛙泳、仰泳、自由泳样样精通,6年间也曾经一心想把我教会,但无耐我不上道,游泳之路再受挫折。时光荏苒,高中毕业后,我上了黑龙江大学,他去了牡丹江师范学院,之后上班、结婚……虽然也在松花江边洗过脚,也去过镜泊湖里泡过澡,前些年也还偶尔去嫩江里摸蛤蜊,但曾经的快乐已不复存在。今年春节假期,同学提了两条一斤多重的鲫鱼上门,问之来处,言之“明月岛码头附近凿冰眼打的”。媳妇儿家常炖后,我和同学把酒食鱼,回忆年少时的过往,交流育孩儿的不易,慨叹嫩江休养生息、越来越好的生态……夜色渐深,思绪绵绵。

人到中年的齐大游泳池

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儿,当爹当妈的也都期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。特别是随着国家发展日新月异、生活条件越来越好,各家各户对孩子几乎都是倾力投入、全面培养。我们家也是一样,自女儿6岁起开始举家奔波,仅业余时间就练过字、画过画、跳过舞、唱过歌。但随着孩子课业的日益繁重,主业消弥了副业,一样一样在减少,尤其6年级下半学期几乎断绝。可又总是心有戚戚,不想孩子一天天活的单调。女儿有两个从幼儿园到小学的同班好友,三个女主人一番沟通后商定——利用小学毕业假期去学游泳吧!既是一个锻炼项目,又是一个求生技能,还能借此让好伙伴会个面。此举也得到了孩子们的一致赞同,遂成行。

学游泳的地点最终选在了齐大游泳馆,600多元报个速成班,泳衣、泳帽、泳镜和浮袖、浮带、浮板各样装备配齐,在老师的悉心教导下,从最易掌握的蛙泳学起,10多天后孩子们就可以不靠辅助装备在水中畅游了。俗话说,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女儿出徒后,进入自主修炼阶段,考虑单次结算价高,就开始办月卡,结果不可能每天都去,又出现了用不完、易浪费的困扰。可行之策,就是同女儿一起用,而媳妇儿以晕水、怕凉的理由,强行把止损的重任压到了我的头上。一开始,还是非常原始的刨两下,或站在水里当观众。几次下来,经不住女儿的耻笑,也不愿忍受“鹤立鸡群”的感觉,索性用上她已闲置的辅助装备,有样学样练蛙泳。通过虚心求教女儿,加上注重潜入水里观摩别人的动作,从埋头苦干练习姿势,到敢于出水学会换气,经过两个夏天,我也慢慢把泳功练至小成,使使劲也能从这头游到了那头。想想,真是不容易,人到中年终于学会了正规游泳。2020年,突发新冠肺炎疫情,齐大游泳馆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”。期待今年春暖花开后,能够再去游上一游,以飨心性。

有句话讲,心有多大,天有多高。此话,也不尽然。回想自己的游泳之路,儿时只知道瞎玩、不知道练技,青年到大江又水深不敢去、水浅浮不起,人到中年才明悟“一方游泳池才是自己的天地”。人生在世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,你是天上飞,还是地上走,合适自己的为最好。

 

(作者系市纪委监委研究室主任、二级调研员)